金昌日報社主辦

【重溫紅色記憶 講述老兵故事】老兵憶光輝 歲月記黨情——記一位抗美援朝老兵的崢嶸歲月

來源:金昌日報 2020年03月27日

胡盛德接受記者采訪。

在金川區昌文里社區,住著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人。他就是胡盛德,今年86歲。中等個子,面容慈祥,身體矍鑠。近日,記者跟隨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一起,懷著崇敬的心情,拜訪胡盛德老人,一同走進他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

從不識字到“大秀才”

快90歲的老人了,耳不聰,目難明,喜歡說:“我不知道,我說不清楚?!钡灰峒澳切┭晷蕊L的記憶,一切都如鋼鐵般堅強矗立在過往的歲月,想拆都拆不掉。記者見到胡盛德老人時,他正在整理自己撰寫的《拙筆紀實》。

“這書是我2013年寫的,退休后發揮余熱,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了寫書上?!被貞浧鹉嵌螎槑V歲月,胡盛德感慨萬千。他打開了話匣子,講述他的故事。

1934年農歷二月二十日,胡盛德出生在張掖專署武威縣靖邊鄉(現為黃羊鎮)的一個農民家里。他少年時期的生活是極其窘迫的,上有四個哥哥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小他3歲的弟弟,全家九口人的生活重擔只能由父親一人擔負。從他記事起就沒穿過一件新衣裳。6歲那年,武威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旱災,家里生活只能每天喝一頓照見人影的米湯維持,那一年,他差點餓死。七八歲時他就下地干起了沉重的農活,10歲起就給財主家放起了牲口,做起了長工。

1951年春,胡盛德的家鄉開展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宣傳,他的六弟響應報名參軍的號召,但接兵的部隊領導卻嫌六弟歲數小,于是,未滿17歲的他自告奮勇地把自己的名字報了上去。

初到新兵團時,胡盛德因不識字很少開口說話,但班長在一次學習討論會上“硬逼”著的表態發言卻提升了他學習上的信心。要當一個好兵,不認識字兒不行。1952年,從酒泉移防到張掖大滿堡的部隊開展了文化練兵,把戰士集中起來后學習推廣祁建華的速成識字法。由于之前胡盛德自學文字的勁頭在全連已小有名氣,戰友們便推薦他當了文化學習的小組長。為起到表率作用,胡盛德在團里制定的識字標準上自我加壓,給自己制定每天必須掌握160個漢字的計劃。20天后,連里進行了一次測試,結果他是全連的第一名,認識的字達到了3000多個,遠高于團里制定的標準。從此,他被公認為是部隊的一名“大秀才”。

浴血奮戰為和平

1952年12月初,胡盛德所在的部隊開展了“移防改裝”,規定除發的軍裝外,戰士的其他物品一律自行處理。中旬,部隊官兵經兩天的行程后乘汽車到蘭州。休整一個星期后,又坐火車向東行進。上級首長在列車上慷慨激昂地說:“美帝國主義不僅霸占了我國領土臺灣,而且還在友邦朝鮮發動了侵略戰爭,我英勇的志愿軍戰士正在朝鮮為打擊侵略者而浴血奮戰?!?/p>

胡盛德與戰友們雖不知此行火車的目的地,但從首長的時事教育中卻提高了覺悟,于是紛紛寫起了請戰書,要求盡快到朝鮮去保家衛國。

火車終于在行駛了幾天幾夜后到了邊境小城集安。胡盛德與戰友們順利地通過了鴨綠江。此時的朝鮮戰場雖比志愿軍剛入朝時條件好了許多,但因為我國經濟正處于恢復期,交通極不便利,軍糧中大部分是高粱米,西北去的戰士吃不慣,主要靠東北人民政府提供的給養又明顯不夠。于是胡盛德便被派出去獨自為連隊采野菜。他在采野菜時肯動腦筋,不僅采回野菜數量多,還想出了野菜與大肉罐頭拌餡包餃子的法子,結果戰友們不僅把餃子吃得一個不剩,而且把煮了餃子的湯也全給喝光了。

戰斗無比殘酷。胡盛德所在部隊前沿陣地被敵人炮彈打得已不見任何枯草,山上覆蓋的厚厚泥土使戰士一伸腳便要被埋進半條腿。無所畏懼地他被批準為突擊戰預備排的隊員后,在決心書上寫下了這樣的話:輕傷不下火線,重傷不叫喚,人在陣地在,爭取在戰場立功入黨……

第5次戰役進入相持階段后的第一仗終于在翌年的6月26日開始了,這次作戰的對象是集中打擊南朝鮮的李承晚部隊。戰斗中,扛了一箱子子彈的他在震耳欲聾的炮聲中沖出巷洞后向山頭陣地奔去。途中,一塊爆炸了的炮彈片擊中了右大腿內側,但他還是咬牙堅持到了山頂。山頭上的戰友對他說:“陣地上的敵人,我們都消滅了,你們的任務就是觀察對面山上的敵人動靜,打他們的反撲……”

胡盛德一邊加固被炮火摧毀的工事,一邊睜大眼睛觀察敵方的動靜,一直堅持到了第二天清晨。在天即將放亮時,一個戰士提了一根爆破筒,在敵人經過的洞口準備埋伏打敵坦克。但這個戰士剛接近洞口,就被對面敵方一個戴鋼盔拿槍支的大個子發現了。胡盛德剛對著戰友喊了一聲“敵人”,就拿起手榴彈朝敵人狠狠地甩過去。

戰友得救了,聽到喊聲的敵人卻把子彈射向了他,彈頭從他右胸的肋骨穿過。不省人事的他被衛生員包扎后,卻因傷重站立不起來。突擊排長決定由衛生員背他下山。但他的傷口在胸部,一背起來就停止出氣,衛生員只好把他連拖帶拉地又放在陣地上。炮火更加猛烈地爆炸起來,胡盛德的眉梢、右手小指處被炮彈碎片打得四處流血,帽子、衣服上到處是黃豆般的小窟窿。

由于敵人炮火的不斷轟擊,同時又向我突擊戰預備排發起了幾次反撲,致使我方的擔架隊不能上到陣地來,胡盛德傷勢又不允許戰友們背他下山,便在陣地的坑道內躺了三天三夜。炮彈震掉了坑道上沿的土石,在被炮聲、槍聲驚醒后的他又掙扎著把掩埋掉的腿向出拉。他寧死不作俘虜,在自己的頭前放了兩顆手榴彈,準備敵人萬一反撲上來后就同歸于盡。

直到戰斗結束后,團包扎所的醫生才得以將他胸腔里的積血抽出。隨后把他轉院到離安東不遠處的五龍背部隊醫院進行救治。說到此處,胡盛德哽咽了,他目光炯炯,像回到了當年:“戰爭殘酷啊!沒有親身經歷的人,完全想像不出來戰場是個啥樣子?!?/p>

愛心映夕陽 發揮余熱展風采

1957年7月,從西北革命殘廢軍人總校畢業的胡盛德,響應中央精兵簡政的號召,來到永昌縣公安局工作,直至退休。

好不容易能頤養天年,可胡盛德卻認為,在朝鮮負傷后,若不是戰友的拼死相救,早就不知埋骨何處了?!拔业囊磺卸細w于黨和部隊?!苯涍^一番思考,胡盛德決定以自己親歷的事情為題材,發揮特長,盡所能地撰寫一些文史資料。為此,他在退休后筆耕不輟。先后寫了《永昌縣農村兩條道路大辯論和機關反右傾的經過》《在總路線、大躍進的日子里》《反右傾,大干直峽山引洪工程》《搶救人命與三年經濟嚴重困難時期》《東寨“四清”與干部洗手洗澡》《永昌縣“文化大革命”經歷》《從農業學大寨到建成大寨縣》等25篇文史資料。因文筆簡練,敘事真實,他被反聘到市委黨史研究室上班。在黨史研究室工作期間,他一直像退休前那樣,認真地辦好分配給他的每一件事和每一篇史料文章的撰寫任務。

如果說撰寫文史資料對胡盛德來說還算輕車熟路,那么他這個年紀去編修志書不時一件容易的事。

"我不是志書專家,也沒有接受過系統的方志培訓?!睘樽龊眠@項工作,圓滿完成工作任務,胡盛德在全力做好筆記的基礎上,通讀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事記》《中國共產黨大事年表》《新志評論》等業務參考書,鉆研了《志書編修》等方志教科書,在很短的時間內便熟練地掌握了修志的基本知識。

1995年,他為市司法局主編了《金昌行政司法志》。1997年,他為市國家安全局主編了《金昌反諜斗爭史》。1998年,他主編了《武警金昌市支隊志》《武警金昌市支隊隊史》《武警永昌縣中隊隊史》《武警金川區中隊隊史》《武警直屬一中隊隊史》《武警直屬三中隊隊史》。2001年起,他又擔任了市政府辦公室年鑒中政法、城建、房管、環保、人防、武警支隊、金昌軍分區等篇目的統稿任務……

2003年7月,胡盛德撰寫的回憶錄《人生回首》一書被中國發展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七十高齡而著書立說,在金昌市一時成為美談?!澳芏嘧鲆稽c是一點,我要把一切都獻給終生熱愛著的中國共產黨?!边@位老兵堅定地說。
  (文/圖 金昌日報記者 文星乃)

作者:文星乃 編輯趙國慧

金昌日報
官方微信

金昌新聞網
官方微信

回頂部

AV在线无码不卡